必威体育,体育平台
做最好的网站

李宗伟不会离队,表里不一难和解

2019-11-28 作者:综合体育   |   浏览(56)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李宗伟接受采访

李宗伟

李宗伟

李宗伟接受采访

     大马一哥李宗伟与大马羽总技术总监的不和矛盾在两周前爆发,犹如在大马羽坛投下一颗震撼炸弹,虽然羽总代会长丹斯里阿尔阿敏已尽力调解纷争,并表示事件已经解决,但这只是表面“调解”而已,一哥今日受询感受时依旧未能释怀,并表明他和弗洛斯很难修复彼此的关系。

    (吉隆坡8日讯)“就算我退出国家队,我依然不会放弃争夺世界冠军的梦想!”

为了减少男单世界一哥拿督乌伊拉李宗伟和丹麦籍技术总监弗洛斯的磨擦,马来西亚羽球总会将会对男单教练架构进行重组。

     大马一哥李宗伟公开炮轰国家羽球队技术总监弗洛斯一事,如同抛掷一枚炸弹,炸开了国家羽球队表面上看起来的和谐与团结,震惊了大马体坛,而宗伟的发飙,也受到很多人质疑他患上大头症,甚至对于一手提拔他进大马羽总的弗洛斯忘恩负义…大马3届奥运银牌得主李宗伟昨日接受《马新社》专访时强调,他并没有患上大头症,更没有忘恩负义。

  此前连续炮轰弗洛斯的宗伟,今日继续不讳言表示,他已将所有和弗洛斯这一年半以来的不愉快事情告知阿尔阿敏,虽然说出不满后心里舒服很多,但弗洛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做法,让他难以和对方和好。

  大马世界羽球一哥李宗伟今日在接受《星洲体育》的访问时强调,虽然他日前训练中滑倒受伤,被迫休息3至6个星期而错过全英羽球赛,但是他依然会坚持参加今年8月的格拉斯哥世界羽球锦标赛,以完成夺得世界冠军的目标。

  马来西亚羽总署理会长拿督斯里诺扎查卡利亚表示,自己已经介入调解双方的歧见,并在过去两天分别见了李宗伟及弗洛斯,发觉两者间的问题依然严重,因此决定在下周二的教练与训练委员会中进行商讨,进一步细化3位男单组教练叶橙旺、郑瑞睦及陈甲寅的职责。

  18年来不曾对抗任何教练  在国羽长达18年的宗伟,过去不曾有传来他在国家队纪律问题。但这一次,对媒体公开砲轰国家队掌舵人丹麦籍教练弗洛斯,让人大感意外,这起事件甚至已让一部份人批评,认为宗伟不该这么做,尤其这般无理对待教练。

  宗伟首先表示:“阿尔阿敏表示他会和我及弗洛斯各自见面,我对此没有问题。我会尊重会长阿尔阿敏的决定,但不管他的决定如何,我将耐心等待,并会先专注自己的伤势治疗,以及自己今年将参赛的目标。”

  去年里约奥运会再次与金牌擦身而过,连续三届奥运摘下银牌,但是年届34岁的宗伟,依然坚持初圆世界冠军的梦想。在过去的世羽赛征程中,宗伟曾4次打进4强,3次夺得亚军及1次季军。

  弗洛斯:风波平息乐观

  对此,宗伟解释说:“我一直都很尊敬教练,包括所有曾执教过我的教练。我在羽总的18年里,不曾与教练对抗或起争执。事实上,我接受羽总聘请的所有教练的训练,我也没有提出过特别要求。这起事件并非是我要与教练对抗,我只是对整件事的发生感到失望。”

  “弗洛斯已来大马队两年,我已毫无保留地把与弗洛斯合作一年半以来的所有问题告诉会长。此前我把所有事情收在心里,但现在说出来后,心里舒服很多。”

  在宗伟受伤后,大马羽总技术总监弗洛斯曾间接透露这次受伤,将提早让宗伟退役,令宗伟感觉好委屈。他认为退役的问题,该是由自己做出决定,并非是弗洛斯。

  诺扎说:“我已经知会李宗伟及弗洛斯会寻求最佳的解决方法,大马羽总的利益大于两人,因此下周二的教练与训练委员会会议,我们会讨论教练组、特别是男单教练组改组以解决此问题。宗伟及弗洛斯都已同意这个建议,因此我们会在会议上有所决定。”

  对于大马羽总署理会长拿督斯里诺萨要求宗伟与弗洛斯双双放下自尊,以和为贵一事,宗伟表示:“我一直都很尊敬拿督斯里(诺萨),而且经常都听取他的建议。我认同他,我们必须一起寻求解决方案,但我必须再次强调,这不关自我不自我,但我仅仅是对这次事件感到遗憾。这不该发生的,毕竟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  缘起在上周常规训练时,李宗伟在大马羽总新的球馆不慎受伤,却听见弗洛斯在一旁笑他,此后还评论认为宗伟是时候该退休,从而令宗伟忍无可忍,公开砲轰弗洛斯,并表示如果羽总不重视球员的福利,他宁可退出国家队。

  宗伟:从未有教练如此对我  宗伟直言很难和弗洛斯恢复良好关系:“我不会忘记他这一年半以来所对我做的事情。即使羽总要我和他恢复良好关系,但我个人认为很难做到,因为我从未遇到一位教练如此待我。”

  退不退出由代会长决定

  诺扎也表示李宗伟承诺不会离开大马羽总当自由人。

  对于宗伟此举,有不少球迷认为宗伟患上了大头症,今年将满35岁的宗伟表示:“大头症?如果我傲慢,我只会等到羽总换了新场馆地胶才训练,但我投诉之后,羽总未更换地胶,我仍继续日常训练,因为我知道我有重要的任务,参加全英赛,因为这项比赛具有声望,它对我具有重要的价值。”

  宗伟表示他在国家队18年来,从没要求羽总任何事,羽总安排任何教练,他都完全听从,从未说‘不’。

  询及是否其中有任何误会时,包括可能退出国羽的事,宗伟表示,他已与大马羽总代会长丹斯里阿尔阿敏谈了,所以一切都交由阿尔阿敏做出决定。  不过,宗伟强调:“即使是我退出国家队,我依然会坚持自己争夺世界冠军的目标,绝对不会因此而放弃。”

  国家羽球队在农历新年期间恢复训练后迁到崭新的马来西亚羽球学院训练,李宗伟表示曾投诉新的塑料铺垫滑但没获理会,结果造成自己在训练中滑倒拉伤了左膝副关节韧带,造成自己可能会错过下个月初的全英赛;而弗洛斯“有欠敏感”的问叶橙旺李宗伟是否不能打,要退役了的言论,让3届奥运会银牌,放眼在8月世锦赛首夺世界冠军荣誉的李宗伟勃然大怒,声言不惜退出大马羽总阵容。

  “我已接近退役生涯,我不需要等到现在才来逞英雄,你们有看过我像这次这么生气吗?这次,弗洛斯真的完全挑战我的耐性。”  米士本李矛才是恩师

  把球踢给羽总

  不满受伤后被询及是否退役

  大马羽总代会长丹斯里奥阿敏早前负责调解此事说,指问题出在沟通不良并指风波已经解决,但是李宗伟日前出席商业活动时,断然否认和弗洛斯的矛盾已经解决。

  宗伟:助我成顶尖球员

  “我不知道弗洛斯要什么,可能他不喜欢我,他表现上和我很好,但背后却做很多事情,我都知道,但没有关系,我会完全交给羽总去解决这件事。”  “现在我不会再去想这件事,我会专注治疗伤势,重返赛场。”

  宗伟:弗洛斯无权过问我未来

  弗洛斯也证实身为教练与训练委员会主席的诺扎,指示自己作出重组男单教练组的建议。对于和李宗伟的决裂,“我极度失望事情演变成这样,但让我们向前看。我相信这一风波很快就会解决。”

  宗伟表示,自己一直以来都忍耐弗洛斯对待他的态度,而他的两位教练叶橙旺与郑瑞睦也劝他要忍耐,他说:“但这次弗洛斯的态度真的太过份,感觉就像似要摧毁我…我真恼火了。”

  此前宗伟曾放言离开国家队的可能,如今他表示一切看羽总的决定:“除了会长外,我也与署理会长诺萨见面。我看会长和羽总的决定如何。如果他们没有问题,我也不会有问题。”

  在昨日,因意外滑倒而受伤的宗伟不满大马羽总技术总监弗洛斯事后的处理方式,结果与这位当年慧眼召他进入国家队的丹麦名宿关系恶化,并表示做好离开国家队的准备。

  (来源:马来西亚《中国报》)

  宗伟此前抨击,弗洛斯在他备战里约奥运会期间,将男单组分为两组,没让他获得其他年轻球员一同陪练,似乎有意阻碍他征战里奥争取佳绩。

  身体若允许或征明年世羽赛

  宗伟上周投诉新国家羽球学院新塑胶地垫很滑要求更换不果,最终造成他不幸在训练中滑倒左脚膝盖受伤的意外,被迫退出下个月的全英赛。

  弗老当年推荐进羽总不过,不少球迷认为,当年弗洛斯首次来马执教国家队时,正是弗洛斯发掘李宗伟,将他引荐进羽总。如今宗伟如此态度对待弗洛斯,如同忘恩。

  宗伟:我能强势回归!

  直言已对弗洛斯失去耐心

  对此,宗伟坦言,当年确实是弗洛斯推荐他进羽总,他确实有为羽总做出贡献,但他强调,弗洛斯就仅仅做这一件事,真正助他成为一流选手,却是其他教练。

  宗伟明白,以自己34岁的年龄,受伤后要在场上恢复最佳状态并不容易,但他会尽他所能,并自信自己能强势回归。

  非常不满的宗伟说:“我已对弗洛斯失去耐心,这次受伤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说:“我承认是弗洛斯将我带进体校的(国青队),但我并非一个人,而是一批球员一同被引进国青队。但在体校,我由其他教练训练,并非弗洛斯。从那,我升上国家队,然后是米士本教练发掘我的天份的,随后是李矛(中国籍教练),之后再继续由米士本执教。在他们的执教下,我突破成为顶尖球员。我一直知道,弗洛斯表示他是我成功背后的伯乐,也许他忘了,当年他带进一批球员,为何他不提其他的人?我只希望这反映当年真实的情况。”

  宗伟表示,他也将专注今年的格拉斯哥世界羽球锦标赛,这可能是他最后一届或最后第2届世羽赛。

  “最让我感到受伤害的,是弗洛斯处理我受伤事故的方式,他不仅没有关心我的伤势,反而问我的教练叶橙旺,我是否要退役,为什么他要这样问?难道他不想要我继续打球吗?我心里感到很受伤。”

  没必要高薪聘外国教练

  他说:“要看我的身体状况,有人说我如果拿到今年的世界冠军,就可以坚持至2020年,但一切要看我的身体能不能坚持,如果可以,我会努力去试。但如果我有很多伤,我就会退役。”

  宗伟强调,只有他自己能决定自己未来的去向:“弗洛斯说这次受伤将结束我的职业生涯,他没有权力决定我的职业生涯。我很生气,只有我自己能决定是否挂拍,而不是他。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问了,他在奥运会之后也发出个问题。”

  本土教练也能做得出色

  不评论其他教练不满弗帅

  “之前我都保持沉默,但这次我忍不住了,我准备好承担一切责任。”

  宗伟强调,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忠于大马羽总,即便发生羽总革职其恩师米士本事件,他也没有与羽总对抗。

  另一方面,对于其他教练也对弗洛斯有所不满的问题,宗伟表示:“我不能代教练回答,这个问题要问回教练,我只说我自己的事情。大家也知道,这是我18年来第一次生气投诉,但我只是球员,就让羽总去解决教练的问题。”

  “我打到现在还代表国家比赛,不是为了钱或头衔,而是我对羽球的热爱,我经历种种低潮都没有想过退出。连青体部长凯里都不曾要求我退役,更何况是弗洛斯?凯里有询问我的伤势,我告诉他情况不佳。”

  “不知不觉,我在羽总18年了,我已接近退役,同时,我希望自己能帮助年轻球员,通过与我训练和陪练,提升他们的水平。但如今的事件进展,令我感到很累,我只是想要专注在比赛和球场,但似乎有人要阻止我打球的机会,并希望我退役。”

  关于不够陪练员的事项,宗伟也不多谈,表示他只依据教练叶诚万和郑瑞睦的训练计划,他只专注自己的训练。

  两人里奥前已有芥蒂

  他反问:“我有做错了什么吗?我的水平有急速下滑吗?还是他(弗洛斯)对自己的计划没信心?也许外人不明白,他们现在看到很多年轻球员似乎都有成绩,但很多年轻选手赢得的比赛仅仅是低级别的国际挑战赛。我不认为我们需要付出那么大笔的钱,去聘请一名外国教练,只训练球员在小比赛取得成绩,本土教练也能做得到。也许仅仅因为他是外国人,大家就认为他有成就。但如果是本土教练,(这样的成绩)就会遭到抨击。”

  (来源:《星洲日报》)

  事实上,宗伟之前就对弗洛斯感到很不满。

  宗伟相信,如果高薪聘请本土教练,他们甚至能做得更出色。

  根据宗伟透露,事情还要追溯到去年8月的里约奥运会,弗洛斯不允许年轻球员和宗伟一同训练,这位3届奥运银牌得主质疑弗洛斯决定将男单球员分成两组的理由。

  不以年龄打击自信

  当时由男单教练叶橙旺和郑瑞睦执教包括宗伟在内的球员分在第一组,另一印尼籍教练陈甲寅执教的年轻球员在第二组。

  宗伟想争明年亚运金牌对于自己年龄已高,宗伟坦承说:“我承认我已不年轻,但我不曾以年龄作为打击我信心的借口。只要我还有力气,我会继续为国家比赛。也许很多人忘了,以我这把年纪,还是世界排名第1,而其他国家队的男单球员没人能打败我,这反映国家羽运的不理想情况。”

  宗伟说:“弗洛斯为什么不允许我和年轻球员一起训练?当我还是年轻球员的时候,我就总是和师兄一起训练。而且还是在奥运会开赛前做这种事情,我不能理解。”

  “也许我至今没有赢过任何大赛冠军(世界锦标赛、奥运会),但这就是推动我继续要在8月在格拉斯哥冲击世界冠军的动力,甚至是明年雅加达亚运会金牌。这是我想继续打球的动力。没有人能逼我退役,因为我知道自己甚么时候才会退下来。相信我。”

  不满里奥备战分两组训练

  “而且为什么要将队伍分成两组?年轻球员和有经验的资深球员一起训练不是更有帮助吗?”

  “他根本听不进去。体育和政治本来就不能混合,但我认为他把政治带到了体育里。”

  宗伟补充:“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也牵扯到了其他运动员。每个人都不敢说话,但我不会。”

  “我对他不满意很久了,但因为我听从了教练叶橙旺万的劝告而没有公然抗争,叶橙旺一直告诉我保持耐心和冷静,我尊重他。但现在我已失去了耐心,我很生气,如果再没有解决问题的方案,我准备退出国家队。”

  宗伟已经与大马羽总代会长丹斯里阿尔阿敏晚餐并面谈自己在羽总的未来,预料羽总会尽快找出最佳方案解决这次风波。

  弗洛斯:不明宗伟为何生我气

  这次风波事件的主人翁之一弗洛斯如今正处在风口浪尖之中,他接受《星洲体育》询问时表示,他不要做任何回应:“宗伟很生气与不满我,我也不知道为甚么。但现在这个时刻,我最好还是不做任何回应。”

  弗洛斯是在2015年1月重返羽总,担任技术总监一职。

  诺萨郑瑞睦均不回应

  与此同时,大马羽总署理会长拿督斯里诺萨和大马男单教练郑瑞睦均没有对此事有任何回应。

  (来源:《星洲日报》)   

本文由必威体育发布于综合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李宗伟不会离队,表里不一难和解

关键词: 必威体育